慢粥熬鱼

我爱游千一辈子!

「周喻/黄翔」青黄 03 04

-cp:周泽楷×喻文州 黄少天×孙翔
-背景:樱桃一篮子,半青一半黄,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贽。
-预警:有点长,更文无底洞,ooc,注意避雷,私设众多

01 02


03

一切都是从三万年前的那个春季,越云山头的兔子窝里,一只叫孙翔的兔子的诞生说起。

孙翔作为一只兔子,极大的颠覆了兔子温温顺顺、软绵绵的可爱形象。孙翔和其它兔子一样,有着红通通的眼睛,随意靠近会忍不住炸毛的性格,时不时因害羞而立起耳朵。但孙翔和他们却又完全不一样。

孙翔是一只兔子,一只喜欢吃肉、四处挑架的兔子。

在孙翔做兔子的前半生,一直秉持着一只兔子应有的原则,认真啃草,偶尔顺毛,过着平淡而又自足的生活,但这一切都在化形后的第一次下山里全给打碎了个干净。

像孙翔这样的精怪,化形需要的不仅仅是足够的修为,还讲求一个机缘,而孙翔这机缘,来得委实有点奇怪。

孙翔三百岁那天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样瘫在草甸上睡着之后,孙翔梦到自己同一个黑袍的男子手持战矛在悬崖边上决斗,周围一片火光满天,最后自己被对方抵着喉咙压在地上,耳边传来对方不屑的气流音“这可不是一个人的战斗啊”,四周的一切突然就崩塌瓦解,虚幻的迷雾中飞快散过一个又一个面孔,有机械师担心的皱着眉看着自己,有背着战矛的青年目光沉重的接过手中任务,有曾经同隔壁山头的狐狸闯祸后的欢笑声,最后有双耀眼灿烂的双眼注视自己,四周像充满了光一样……

孙翔慌乱的睁开双眼,入眼的仍是干枯青黄的草甸和泛着青灰色墙面,以及自己修长有力的双手……

等等!修长有力的双手?

孙翔瞬间从梦境带来的恐慌中抽身出来,随即被铺天盖地而来的惊喜所覆盖。

然而孙翔丝毫没有注意到,四周的空气在一瞬间变得极其不自然并且快速流动起来,空间被微微撕裂了一下但又很快恢复。像往波澜不惊的水面扔下一块石子,细小的涟漪向外缓慢扩散着,虽然扔下石子的中心已经平静如初,但远方谁又知道有什么波澜?

毕竟精怪是从来不发梦的,所有的梦境只指向两条路:

一是千万个午夜梦回的往事。

一是遥不可及变换莫测的未来。

可是现在的孙翔,正沉浸在化形带来的巨大骄傲和满足感中,三百岁化形,在整个巨大的精灵界从未有过!孙翔兴奋的操起身旁的镜子正打算欣赏一下,一双毛绒绒的雪白双耳却不合时宜的垂坠了下来……

孙翔心情复杂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青涩但张扬的眉眼,棕色的头发软软的四处翘着,一双白又长的耳朵不住的晃动,愣是把孙翔错愕与狂躁微妙的给压下去了。

其实,还是挺好看的。

孙翔别扭而又满意的扔了镜子,随手捞起一旁的帽子扣在头上便欢欢喜喜的跑山头找族长去了。

三百岁化形,这足以是个震惊三界的消息,连孙翔化形后的元素波动早已席卷了附近乃至千百里外的地方,以至于去族长的道上早就被围堵了个水泄不通,四周还吵成一片,虽不乏感叹惊讶声,但更多的是滋事挑架的声儿以及不怀好意的猜测声儿。

孙翔突然感受到周围空气极速窜动,是修为极高的仙家元素流泻而引起的,带着股春日暖洋洋懒散散的气息。孙翔不明真相的呆滞在了原地,皱着眉低声抱怨了一下“什么仙家这么凄惨,下界偷懒打个盹都能被围个水泄不通”。

也不怪孙翔不知道周围这些密密麻麻乌怏怏的一群人是来围观自己的,因为他早在离开兔子洞就把五感给封了个干净,能感受带元素波动也仅仅是对方的精神压力太强了。孙翔想了想自己穿过这人海到达族长祠堂的时间,安安静静地从袖子里摸索出个白净的瓷瓶子,砸在了地上。

“什么气味?太刺鼻了!难道北邙的僵灵混进来了”

“这些绿雾是什么?沼岩山的藤蔓妖碧透来了吗?碧透姐姐你在吗!我是凤歧山的九凰……”

“轻风丹,凝神丸五妖灵一颗,一二颗打包勒……”

孙翔趁着混乱的人群,加紧速度奔向族长祠堂。微微耸动的耳朵精准的捕捉到了空气里难以察觉的一丝元素颤抖,咧了下嘴角又飞快的掩盖了下去,自己才没有帮助他呢!

春季的早晨霞光才微微散去,青翠欲滴的荚草上还挂着酒醉酩酊的露珠,一个在混乱拥挤的人群中四处流窜着,一个在葱茏清新的草丛里趴着。即使从未相见,但游动的元素流却好像泄露了风的歌声。

04

三百岁就化形的兔精孙翔此刻在化成原型、窝在软绵绵的团花球上听着兔子族长的长长长长长篇大论。

孙翔抑制不住的打了个呵欠,本就滩得彻底的身子更是滩成了一堆水,活像个擀平了的兔毛垫子。

年迈的兔子族长看着这样的孙翔,气的狠狠顺了下胡须,拿着桃木杖子用力杵了下地面,大声喊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祠堂。

被极度嫌弃的孙翔吓得一挺身乖乖坐好,当机的大脑慢慢重启转动了起来,在接受到允许下山的消息时“嗖——”的一下就跑出去了,完完全全的把族长对那个梦的担忧给抛在了记忆的垃圾站里。

照理说,孙翔应当算是被族长忍无可忍的赶下山去了,但孙翔是谁呀!孙翔一点都不在意,虽然日后的孙翔打架挑事、傲娇别扭,但现在的孙翔可司做兔子做惯了,性子软软的,虽然偶有急躁,但也很快就被其它兔子给哄没了。

就这样,现在青涩稚嫩的孙翔在周遭兔子伙伴的不舍中蹦蹦跳跳的下山了。

也许是欢快的心情占据了一大半注意力,跑得太快的孙翔一个不留神就撞到了一团金黄色的大毛球身上。

“啊——”倒挂在枝丫上的乌鸦调笑似的看着孙翔,喑哑枯燥的叫声平添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感觉,空气凝固着,得像暴风雨前的不平静。

孙翔倒是不害怕这样的气氛,毕竟年少不更事时经常同隔壁山头的狐妖唐昊闯过不少祸,被别人从这个山头追到山尽头的海边也不是没有过的事,虽然现在处处都透露出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但孙翔倒也没有什么大反应。

要论其最终原因,也仅仅只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和刚刚混乱时一样的元素波动,不过这次更强烈些了。

于是,有恃无恐的孙翔看着眼前的不明物体,慢慢抬起了一条腿,用力的给踹了过去……

“啊——”陡然响起惊呼声震得四周丛林里的鸟四散乱飞,落下一片片干枯的叶子。

当然,这倒不是被踹中后的惊呼声,毕竟孙翔没化形前也就就是小小的一只白兔子,伤害力还真就不大。发出惊呼声的是突然起了整蛊念头的、刚刚化形震惊三界的白兔子——孙翔。其原因也挺简单和戏剧性的,因为孙翔低估了对方毛的长度,结果“嘎嘣”一声,扭到腿了。

虽然有修为的精怪受伤倒是没什么,很快就好了,但是遭受伤害时的痛苦倒是一分不差的给感受了个干净。

明黄色的物体好笑的化成人形,顺便把一旁的孙翔也抱了起来,看着对方红通通的双眼里全是打着转的泪花,伸手捏了捏对方耳朵,明亮的笑着说“你就是刚化形成功的孙翔吧,精力是不错就是腿太短了,哈哈哈知道我是谁吗就这样大张旗鼓的踹了过来,小年轻真的是勇气大心也大啊”。

孙翔听到后立马原地炸毛,转个身就跳下来化了人形,然后示威般的抬起了一条双腿,特挑衅的盯着对方看。

“哈哈哈哈腿是很长嘛,你真的好有趣啊哈哈哈,我要去跟队长说你真的是太好玩了……诶诶诶,队长!我跟你说,越云山头……对!就今天刚化形的那个,气息波动到蓝雨镜你特地喊我去看看的那个,他叫孙翔,我跟你说……”

孙翔黑着脸看着眼前手舞足蹈的人,“啪——”的抢过了对方通信用的灵蝶,暴躁的喊到“黄少天!你有完没完!”

是的,孙翔认识黄少天,还是在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了。那个时候,孙翔和唐昊闯完祸后不敢回去,就在飘摇峰的一个山洞里窝成一团互相取暖,然后在某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偶尔遇见了进来休息的黄少天。最开始,唐昊和孙翔还把黄少天误认为进来打猎的人类,寻思着要怎样兵不见血刃的把对方给解决了,然后就看见对方懒懒散散的支起个烤火架子,一边悠闲的烤着飞鸟,一边同一旁的灵蝶说话。

而且,话特别特别多!

以至于孙翔再一次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就不可抑制的回想起那个糟糕透顶的夜晚,哦,也不是糟糕透顶,毕竟最后黄少天发现了他们还递给他们几只烤好的鸟。

但是这个插曲在黄少天千万年的生活里泛不起一丝涟漪,于是他以为是自己名号太响亮了,私自把孙翔归成了一个崇拜自己的小粉丝。于是出于对小粉丝的关爱,黄少天决定把孙翔给好好的护送到山下。

然后还没开口的黄少天就看见崇拜他的小粉丝理了理帽檐,小心翼翼的把耳朵盘好塞进帽子里,侧身从他身边走了过去,隔得远了只听得见空气中传来的模糊絮语“黄少天,我走了,拜拜。不过!你以后不要再在正中央打盹啦,我这么小一只不小心撞上去倒是没什么,如果是较大的撞上去就不好啦……”

春季是个多么好的季节啊,万物复苏,百枝抽条,一切一切都从隆冬的严寒中醒了过来。许多年后的黄少天依然清晰的记得这个春季,灿烂耀眼的阳光吝啬的把光全凝聚到孙翔身上,遮不住的兔耳晃晃荡荡的露出点柔软的白毛,修长笔直的双腿蹦蹦跳跳的向前走着,怀着一颗热爱努力认真的心坚定的走着。

哪管前方无风也无雨。

————————————————————孙翔私设是兔子,而且化形后耳朵还留着,黄少天是狮子,有时间会阐述下原因(因为我也没想好
我先出去吃个饭,有时间就修(毕竟没人看,胆子越来越大

「周喻/黄翔」青黄 01 02

-cp:周泽楷×喻文州 黄少天×孙翔

-背景:樱桃一篮子,半青一半黄,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贽。

-预警:有点长,更文无底洞,ooc,注意避雷


01

轮回司的百亿莲花盛开时,喻文州还在自家后院里读着折子喂着鱼儿。

虽说都进已经入了盛夏时节,蓝雨镜中却仍是一派春刚醒的倦怠样,干枯嶙峋的枝丫上挂着的冰棱子正滴答滴答的落着水,墙角的几株和香子病恹恹的垂坠着叶子,连带着本闲静看书的喻文州都不禁微眯了一下双眼。但这本该恬淡安宁的气氛却愣是因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而生生的破坏了个干净。

“羊习习,你们轮回司的往生路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不就开了个千万年难得一见的破莲花嘛,挤得我外袍都不见了!肯定是偷偷仰慕本剑圣的人趁乱做的哈哈哈哈人气太高就是没办法啊……诶!队长?你怎么还在这儿啊?你不去轮回司看莲花吗?周泽楷这次可没有设限制啊,队长?”

其实黄少天叫喻文州队长是不大对的,仙家之间的关系称谓复杂的要命,黄少爷前就背着个“蓝雨镜剑定天下夜雨圣烦黄尊者”,黄少天也是偶有一次下界时听的凡人这样称呼,觉得挺有趣且喻文州也没介意,便这样一直叫下去了。

“少天……”喻文州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笑着摇了摇头,露出了一股不大情愿的样子然后把手中鱼食顺手给全撒了出去。

见喻文州撒完了鱼食边趴在池边慢慢闭上了眼,任凭青尾白身的鱼亲吻苍白瘦弱的指尖,黄少天微微张开了嘴,没发出音,最后变成丝柔软的气息,揉散在微微蜷动的空气中。

“扑通——”赤尾白鳍的锦鲤在空中优雅的打了个璇有重新落回水中,溅起的水花化成朦胧的水雾向四周弥散而去,笼罩的地方焕发出一片青翠葳蕤的鲜活景象,好像之前的颓然荒凉不曾存在一样。

“诶!那条赤尾咋瞧着这么熟悉呢?”孙翔好奇的上前两步,试图看清那一闪而过的影子。

“你看错了吧哈哈哈哈哪有什么鱼啊……哎呀!水雾好大,我眼睛好痛啊啊啊啊啊,羊习习我们走我们走,我们去那边怼狐狸洞吧……队长,拜拜”黄少天一边打着哈哈,一边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喻文州,扯着不住往后望的孙翔把人给强行拉走了。

黄少天人虽走了,内心的嘀咕声就一直没停过。那赤尾白鳍就是喻文州的真身,一般仙家都把真身当成命根子藏着掖着,可喻文州不是一般的仙家啊,他本是蓝雨祈福祭祀用于媒介的锦鲤,但因常年吸收天地灵气人间至善至纯之气,顺利的登了仙道,而且在不大深的修为拖累下竟成了蓝雨镜第三任镜主。这温顺柔和的蓝雨镜主,却毫不介意的任真身在自家后院恣意放纵的游着。若是其它仙家知晓了,怕的是要挤碎蓝雨镜。

黄少天第一次看见时吓得楞在了原地,连郑轩作弄塞进嘴里的秋葵也咕咚一声咽了下去。他也不是没闹过,喻文州表面看着温温和和的,但非要他改个什么却懒懒散散的,听见了也权当没听见,还微微笑着说“少天是想去后山听木鱼声吧”,充满了一大股威胁的意味,焉坏焉坏的。

黄少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却仍是托身旁偶然飞过的蝶带着去了句劝告。

喻文州听到飘散在空中的声音也没啥大反应,还是趴在水池上,看着水池正中央唯一的亮点上下游动的赤尾白鳍。

外界都说蓝雨镜中公子温润如喻,但也许只有喻文州自己知道,自己是有些固执且认死理,而且一条路走到黑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想到那个一条路走到黑的事,喻文州无奈的皱着眉。

这轮回司,还真是让人不想去。


02

要说那轮回司的百亿莲花,倒也算得上个千古奇观。

轮回司本就处在极阴寒之地,还掌控着世间的轮回生死,日日从奈何桥上走过的魂魄都要担心自己是不是要被挤没了,虽说近年来人间是极其国泰民安闲适悠闲的,但架不住各路人呀精怪呀吵着闹着要升仙,且天帝看这大架势,愣是没缩减难度,还反而担心天庭治安给升高了不少。这下天庭是安定了不少,偶尔飞升个仙还会引起一阵骚动,但轮回司这边可就苦不堪言了,甚至传出轮回之主周泽楷为此闭关的事。

虽然经过轮回司的魂魄越来越多,但大多带着些痛苦仇恨,有的还存着对前世生前未了却心愿的无奈后悔,有的大彻大悟后的洒脱干净,但那些一直心存善念,淡然处之的魂魄却是少之又少。

而且这少的又少的魂魄中,还有的被偶尔路过的僧人点化皈依佛门,有的则被来轮回司串门的仙家收了当了个关门弟子,还剩下的那些魂魄也要顺着自己心意,是入轮回又得一世,还是呆在黄泉之海上化为一株白莲漫无目的的游荡。

虽说这过程长久漫长得可怕,但经过了好几千万个沧海桑田后,黄泉之海上的百亿莲花终是开了。

更何况,伴随着这次百亿莲花开的,还有轮回之主周泽楷久关后的出现。

且说这周泽楷,到也是个极其特殊的存着。传言他生得标致惑人,一双桃花眼干净纯粹而又无辜,连三界第一美人苏沐橙见了都大加赞叹,但这等标致的人却千万年来没个姻缘,原因不关乎有二:

一是久处轮回至阴致寒之地,刚飞升便就瞧不得见事物,性子颇为清冷孤傲。

二是不常说话,而且即使说了话也不大有人能听懂。这三界六道里听过周泽楷说话的也不过两位:

一位是掌管山川湖海的北海鲛人江波涛。

另一位是便是现蓝雨镜里赤尾白鳍的锦鲤喻文州了。

虽说周泽楷和喻文州,一个主宰人生死,一个预测人命运,道是挺相似的,但若要谈交集,便是少之又少。

就连那唯一有过的交集,都是个谁都没料想到的意外。


—————————————————————————我能告诉你们这篇周喻有一半都是黄翔吗!(捂脸…… 接下来应该会开启一个巨长的黄翔副本,至于周喻,我现在高三能写文就挺好的啦(哈哈哈,够

「周喻」昏鸦尽

背景: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纳兰容若《梦江南》

cp:周泽楷×喻文州

预警:be 重度偏离诗意 我流ooc 注意避雷

bgm:cold—Nao’ymt

——————————————————————

绯丽的晚霞早已退了个干净,仅剩下细碎的阳光同墨染的云层做着最后的拉锯战。

阴沉的天幕即将遮蔽青瓦红砖的巷檐,凝聚在剑尖的光线越来越稀薄黯淡。

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喻文州理智的想着,但是心口难以平息的酸楚痛麻却一次又一次逼得自己往后退着,锋利的剑尖与同被刺杀的胸口保持着一个相当微妙的距离。

他是轮回的人!

他是埋伏在蓝雨的轮回杀手!

喻文州拼命让自己的思维凝固在这上面,放空的脑袋使得目光渐渐涣散,握着剑的手指也因为过分用力泛出羸弱的青白色。

可是三年的陪伴呢?

从那个冰冷的雪夜就会因失血过多昏迷的少年到不久前对方磕磕绊绊的告白……这些都是假的吗?

喻文州绝望的闭紧双眼,有璀璨的星光从眼尾滑落。

刺杀周泽楷,做不到……

从坐在茶铺里看到密探传来的消息到喻文州用荒火抵着曾经熟悉无比的人的胸口,两人就一直相顾无言的对峙着。

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吗?

喻文州理智的面具快要坍塌了。

“结束吧……”周泽楷无奈的笑着,轻轻往前走了一步,喻文州却随着对方继续后退,身体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伤害他……做不到

但是不行啊……

光线快要全部消失了,这条小巷也快要走到底了,必须马上结束啊……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

天色又暗了一分,少年熟悉的轮廓已经快要看不清了,喻文州凝视着剑尖翕动的光芒,略微垂下的眼睑里翻滚着痛苦挣扎的情绪。

还在犹豫什么?

安静的街巷渐渐有了嘈杂的响动,摊贩拖拉货物的窸窣声,交谈说笑声,打骂嘲讽声……灯花璀璨的夜市生活开始苏醒过来。

“啊——”乌鸦也已经出来了,墨黑的羽毛,枯燥喑哑的叫声,站在干枯瘦削的枝干上等待着最后一丝光线的消逝。

好像所有的生灵都在等待夜幕降临,等待开启狂欢,只有自己还在犹豫不决。

“文州……”周泽楷抿了抿嘴,不大自然的发出这个音节,他早就看出来喻文州内心的挣扎与痛苦,无奈的在心底轻轻叹息了一下。

毕竟是自己最开始欺骗他的,就算现在再怎么辩解也没有用吧……那不如让自己当这个罪人,应该会减轻他的后悔与痛苦吧……

周泽楷温柔的看着喻文州,掩埋在黑暗下的双眼却像淬了星空一样,黑亮璀璨。

然后挺乖的笑了一下,抬手捏住剧烈颤抖的剑尖……



“周泽楷!”

喻文州突然从梦中惊醒,出了汗的身体浸湿了衣服,透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喻文州突然就笑了,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蜷缩着。

“滴…………滴…………”苍白的指尖互相触碰着,感受到了缓慢、微弱的血液脉动。

好冷啊……下雪了吗?喻文州昏昏沉沉的想着,努力偏过头看向窗外。

天色昏暗得有些压抑,风也有点大,院子里种的花树估计撑不住了,窸窸窣窣的晃动动着。

落下的花大概可以给黄少天做个酥饼,最近总闹着不吃秋葵。

而且最近黄少天话也少了,人也变得很奇怪,总是用一种十分沉重的目光看着自己。

今天看见自己回来后就立马把自己推回房门喊自己好好休息,还说把最近的暗杀任务都推了。

推什么啊,发生什么了吗?

喻文州愣愣的想了好一会,感觉自己估计睡了太久脱水了,喉咙干得发疼,连眼睛都开始分泌泪液润湿了……

喻文州掀开被子,想下榻去倒杯水润润喉咙,但当赤足踏在地上,却被突如其来的寒意冻得一哆嗦。

太冷了,怎么会这么冷啊。

喻文州看着散发着幽蓝光芒的地面,突然想起是因为自己身体不好,郑轩宋晓他们特地去找了块寒冰石当地面。

但是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怎么过了这么久都还会忘记呢……

喻文州试探着慢慢踩上去,适应了一会就径直走向矮几,倒了杯水。

脚心冰冷的触感对喻文州来说感到十分陌生,但又莫名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需要这样的冰冷。

好冷啊……这个夏天好冷啊

这个味道不对啊,是少加了什么吗?喻文州迷茫的盯着茶杯,伸出舌头又舔了一下……

不对啊,总感觉差了些什么。

是忘记了什么吗?

忘记了什么?



“啊——”

喻文州痛苦的捂住耳朵,凄厉的乌鸦叫声,像把人钉在拷刑架上凌迟一样,像在时时刻刻提醒你做错了什么,忘记了什么,抛弃了什么。

雪下得更大了?

喻文州感觉自己甚至听到细小的雪花散落下来的声音,飘到凹凸不平的地上,飘到闪着火光的野外营地上,飘到在外行走的人的衣帽上,有的还调皮的飘到脆弱的脖颈里……

会飘到光芒消逝的街巷里,掩盖掉周泽楷最后的痕迹吗?



喻文州清晰的发现,其实自己一直都记得。

记得周泽楷总是抱着自己让自己不受寒冰石带来的寒冷……

记得周泽楷总是在半夜喝的水里加片薄荷去除暗杀带来的疲惫……

记得周泽楷总是在乌鸦叫喊是时候捂住自己的双耳……

记得即使在自己对他兵戎相向,还任凭荒火刺穿心脏,捂住自己的双耳……

自己喜欢周泽楷

却亲手结束了周泽楷



窗外凄厉的叫声还在继续,一声又一声,混杂着盛夏的蝉鸣蛙声,混杂着隔壁黄少天叽叽喳喳的争吵声,混杂着花落下的静默声……

一起埋进喻文州从此冰封了的心。

小周……



“噗——”

凝聚了最后一丝阳光的剑尖就这样刺进周泽楷的心脏,喻文州世界里的光,灭了。

伴随一声又一声凄厉的叫声而来的是耳边温热的触感以及周泽楷温柔的笑容——

“不要听……”

“文州……”

—————————我真的压抑不住我自己了————————————

我根本没有办法描述我对千是一种什么感情,甚至,我看到游千这个姓名就会不由自主的哭出来。虽然我知道她的时候挺晚的,但我仍然妄想早点遇见游千,可以在她日更8000的夜晚默默陪着她,爱着她。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可能并不是理三和小幸运给了我多大的感动和精神共振,而是那段时间真的突然间想明白了很多。就像我刚刚看完小幸运的那个晚上,凌晨四点爬起来写了一个小时的作业…无论怎样我都没有办法否认,是理三和小幸运带给了我面对高三的勇气和信念。

从第一次入全职时,我喜欢的并不是周泽楷,但看了千的文后就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就像一步一步被巴特雷狙击了心口一样。

我的信仰到现在只有三个:初音未来,周泽楷,游千。甚至连想以后到上海也是为了周泽楷,因为我一直不喜欢北上广,可是现在只要想想,那是周泽楷啊,那是喻文州爱的周泽楷啊,那是游千爱的周喻啊,感觉一瞬间就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直到后来看见千退圈的始末,就那么突然间,我觉得,这是我一辈子会爱着的人。蔓太说那天千哭了很久,说了很多,或许抄袭也并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我真的好想静静地抱抱千,告诉她,我们还爱着她,告诉她,以后她会好好的。

我也曾经说过:我好想在死后和千葬在一起。我也希望,在以后将来的某个时间,我们有一面之缘,或许并无交谈,但我的心脏会微微颤抖的告诉我:那就是游千,那就是我一直爱的人。

她一直都是the king of 周喻!

如果以后千还会写文,无论什么我都会支持,就算她一辈子都不动笔那也没关系,我仍然会爱着她,祝福着她,一个人永远的思念着她。

我也只要她快乐。

——————我爱游千一辈子啊!她一定要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啊———————